1. 首页 > 宠物其他

731部队恐怖暴行,强迫女同胞与动物交配,不打麻药直接肢解活人

731部队恐怖暴行,强迫女同胞与动物交配,不打麻药直接肢解活人

没有任何一个中国人能笑着走出这个博物馆!日军在哈尔滨郊外也犯下了人性泯灭的残忍罪行,组建细菌战研究部队——731部队。

“恶魔”研究所建立背景

1932年9月,日本军队攻占了我国东三省,并迫使清朝末代皇帝溥仪在吉林长春建立“伪满洲国”。

为达到全面占领中国的目的,他们在让溥仪成为手中傀儡的同时,从日本的东京大学、京都大学等高校抽调了数千名医学博士、教授等医学权威人士组建了关东军防疫班,远赴我国东北地区进行研究。

所谓的关东军防疫班,就是731部队的前身。他们对外宣称这支部队的存在主要为了净水防疫,但背地里却在进行人神共愤的活体实验。

石井四郎是731部队的负责人兼军医,也是他向当时的军队建议:

“将国内不允许的事情,挪到中国东北来进行,因为这里的人不是日本同胞,只是弱国的战俘,没有人权,可以随心所欲地进行使用,甚至用来实验研制在《日内瓦协定》中被禁止的细菌武器。”

1940年,日本关东军将东乡军改编为第732防疫供水军,日本天皇在同年发布密令,将731部队的人数增加至3000人,其中2600人是参与细菌战的研究人员。

为了保证实验的全面性和成功性,日本人将今天位于哈尔滨平房区300多亩的新疆大街改造成了地上、地下实验室,里面设有仓库、洗澡室、食堂、牢狱、实验室、动物棚舍等。

实验室中配备了齐全的病毒研究设备,针对不同病毒研究,日军皆会成立专门的研究小组,将国内最优秀的医学生前往哈尔滨参与项目实验。

并在实验结束后将部分基地的实验数据带回日本,继续作为课题带新的学生研究参考。

因为残害的不是自己同胞,日本把自己能想到的生化实验都实践了一遍,实验体的大量损耗,让实验基地出现了供不应求的情况。

为解决这一问题,日军特意增派军队,让士兵帮助实验基地四处抓捕实验对象,其中包含大量中国人、朝鲜人,以及部分反对战争的日本人。

据相关研究者阐述,直到二战结束,至少有万名中国人、联军、朝鲜人战俘被这支恶魔军队所虐杀,但直至今日,日本方面仍在否认731部队的存在。

1945年日本战败投降后,日军需要快速撤离回国,为了不留下他们的罪证,离开之际,他们炸毁了实验基地的大部分建筑,仅留下部分来不及毁坏的遗址。

731部队所作恶行

在731部队里,被日军抓进去的中国人都被统一称为“圆木”(丸太),这是因为731部队在当地把自己伪装成了一家木材工厂。

每当有士兵问今天有多少圆木倒下,他其实是在问,今天有多少战俘死在了实验中。

根据现存资料可知,日本人在东北主要进行的实验有活体解剖实验、冻伤实验、人畜杂交、毒气实验、传染病实验、手榴弹炸人、火焰喷射器烤人、枪械穿透实验等骇人听闻的生化实验。

活体解剖实验

为观察器官离开人体后的状态,731部队的医生将刚从村外抓捕来的中国少年,捆绑在手术床上。

少年年仅十二、三岁,再过几年便能成长为家中的顶梁柱,或是加入志愿军,同千千万万的中国同胞一起击退外敌。

那天,他不过如往日一般,帮着父母在田里干活,却不想锄头还没放下,便被日本人捉住双手摔在地上。

他用力挣扎,却丝毫无反击之力,甚至被日本人困在地上暴打一顿。在日军眼中,他连畜生都不如。

他们将绳子套在了他的脖颈上,只要他脚下的步子稍微迈慢两步,绳子就如狗链般收紧,让他摔倒在地,难以喘息。

少年此时还不知道自己将要面对什么,直到他被送上手术床,医生将浸泡在哥罗仿中的棉絮放在他的口鼻上。

当他的意识逐渐被麻醉药剥夺,在最后清醒的那一刻,他清楚地知道,自己这次凶多吉少,再也没机会回家见到自己的父母和兄弟姐妹了。

滚烫的眼泪从眼角滑落,落至地面时,已经变得冰凉,就如同他年轻鲜活的生命,本该拥有炙热的人生,却从被日军抓捕的那一刻起开始急速衰败。

在麻药的作用下,男孩陷入熟睡,医生拿手术刀轻轻划开了他胸口温热的皮肤,血液逃窜般从他身体里中涌出,白色的脂肪层随着皮肤一起摊向两边。

少年的整个胸腔被打开,他们从他的身上取走了心脏、肝脏、肺、胰、肾、胃……日本人将还在抽搐出收缩的器官一一放入福尔马林中,最后只剩下四肢和一具空荡荡的尸体留给少年。

这残忍的实验,不过是因为日本人想要得到新鲜健康的脏器标本,少年不是死于此实验的第一人,更不是最后一人。

2.人兽杂交实验

也许是发现自己的种族带有一些缺陷,日本人对于“种族优化”具有强烈的渴望。为实现这一目的,他们想到了人兽杂交实验。此实验,有两种手段。

其一,日本人从周边村子里抓来一些妇女,强迫这些妇女与狗交配,他们想要知道人和狗能够诞下怎样的产物。

可因为生殖隔离的原因,哪怕这些妇女平均每天和狗数次交合,也不可能如他们所愿诞下任何后代。

在日本人看来,狗没有完成他们的实验目标,不代表实验失败,他们又相继找来骡子、马等各种不同的生物。

日本人向这些妇女承诺,只要她们能够怀孕,他们就可以留下她们的性命,放她们回家。

对于这些手无缚鸡之力的妇女来说,哪怕日本人说的都是假话,她们也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,倒不如在心中留下一丝生的希望。

其二,此实验除在女性身上实验外,日军也有针对男性的实验方法。

他们将男人体内的大部分血液抽干,再把马身上的血液全部灌入进人体中。但物种不同,血液会出现排异反应,200余名实验对象全部死亡。

3.传染病实验

在战争中,细菌和病毒一旦扩散对己方军队来说是极为巨大的损失,但对敌方军队来说,却是一种能够不损一兵一卒获得胜利的简便方法。

为了用好细菌和病毒这把“双刃剑”,日本人给战俘注射下不同类型的鼠疫疫苗,然后再把鼠疫菌注射到这些战俘体内,为的便是观察不同疫苗的耐药性,以及鼠疫菌的毒性。

成功的疫苗他们给自己用,而培养出来的鼠疫菌则被他们用到了中国人身上。

日本人并不只在中日战争中使用卑鄙手段,他们曾经的“金马计划”被称为战争史上最肮脏的计划。

日军在撤离太平洋岛屿前,让岛上的妇女纷纷染上性病病毒,目的是为了利用她们来让美军士兵感染性病,削弱美军的战斗力,让日军能够不战而胜。

类似的计划他们也用到了中国人身上,他们将梅毒病毒注入到男人体内,并强迫这个男人去强奸同样作为战俘的女人,直至女人怀孕。

十月怀胎后,临产之际,他们会将女人进行活体解剖,把她体内的婴儿直接从子宫里取出,然后不断进行抽血实验,获得不同的实验数据。

婴儿本就弱小,在一次次经历这样的非人实验后,五六斤的身体最后连一斤都剩不到。而日军并不会因为他死亡就放过他,他们将缩得只有巴掌大小的婴儿放到福尔马林中做成标本。

为测试伤寒杆菌的伤害力,他们强迫50多名中国百姓吃下被注射伤寒杆菌的西瓜,病发后,这50多名中国人无一幸存。

他们还把活人绑在木桩上,从上空用飞机投放细菌炸弹,用以研究细菌在不同人体上的感染效果。

1939年到1945年期间,731部队曾在浙赣地区用飞机播撒“细菌雨”,导致浙赣地区人民身患疫病,超65万人不治身亡。

1946年,731负责人石井四郎于美国接受审讯。

经他亲自供述,1937年到1942年期间,日军共研制生产过2470枚细菌炸弹,这些炸弹中的主要菌种便是鼠疫菌、炭疽菌和伤寒菌。

4.骨肉分离冻伤实验

为了实验人体所能承受的极限,冬天时,日军把抓来的“圆木”带到气温低至零下30度的室外。

他们将“圆木”的袖子裤腿分别剪开,逼着“圆木”们将双手放入马上就要冻成冰块的冷水桶中。

一段时间后,在木桶中的水即将冻起来前,日军会把“圆木”的手从桶中抽出,暴露在冷空气中。

在此期间,日本士兵会不停用木棍敲击“圆木”的双臂,等能听到清脆的回响时,便将“圆木”带进解冻室,用开水、温水、冷水来实验解冻效果。

当开水浇到冻僵的双臂上时,“圆木”手臂上的皮肉会瞬间和骨头分离,而骨头也会变得极脆,日本士兵用木棍轻轻一敲,骨头便尽数断裂。

失去双手或双腿的“圆木”并不会因此被放过,只要他们还一息尚存,还会被继续拉去做细菌和毒气实验。

若是在这过程中死亡,尸体仍会被用于解剖,直至毫无用途,才会被扔进焚尸炉中获得解脱。你知道为什么日本的创伤膏那么好用吗?

731部队依然存在

1945年,日本裕仁天皇宣布日本无条件投降后,犯下诸多恶行的731部队也随着撤离。

他们深知自己所做之事是多么罪大恶极,所以在离开前,他们想办法炸毁了大量实验基地,并把所有战俘统统处死。

日本战败投降,并不代表731部队彻底消失。

当日本被美国接管后,日军将侵华期间的所有证据交给了美国,作为战犯的石井四郎不仅没有得到应有的惩罚,还加入了美国人成立的德特里克堡秘密实验基地。

在那个地方,美国人和日本人依然进行一些秘密的非人实验。

每一个参与细菌生化实验的人都是犯下滔天罪恶的恶魔,可他们大部分人在战后都没得到应有的惩罚,甚至因为手中掌握着大量人体实验数据。

在撤退回国后,身份得到“洗白”,军官们得以远渡重洋,去到其他国家继续他们的恶魔行径,普通参与人员则在回国后,成为了业界知名人士。

时至今日,不论是南京大屠杀,还是731恶行,又或是慰安妇事件,日本方都仿佛置身事外的旁观者。

以一种无赖的姿态,无视事实,否认事实,对那些惨死于他们手中无辜民众毫无悔意与歉意,

但这些鲜血淋漓的教训都会永远深刻在每一位中华儿女心中,作恶者终将为自己的行为付出应有的代价,我们没有资格替先辈选择原谅!

本文由发布,不代表宠物部落立场,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chongwubuluo.com/others/649.html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

联系我们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微信号:weixin888

工作日:9:30-18:30,节假日休息